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

[廢柴人][chRis][嘴炮] 沒有人天生會當媽的

「我知道妳不是天生會當媽,因為沒有人天生會當媽。」

當媽媽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因為一個媽媽既是自己爸爸的女兒、又是自己老公的情人、又得是一個自己小孩的楷模,經常還得被無關的第三人用最高標準來檢視,要是我,我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當媽。

--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Chris Sung @ taiwan, taipei.
+886 921804383 (24HR)

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廢柴人][chRis][嘴炮] 論歸屬感



我出生的地方沒有帶給我一絲歸屬感,一絲都沒有。簡單的說起來,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沒有共同的歷史、沒有共同的文化、沒有共同的政府、沒有共同的語言、沒有共同的文字的地方,它就是一個,呃,我出生的地方。

唸書的時候,社會課到歷史課,那些空白的地方、心中的疑問、腦中的不可思議以及不理解始終沒有老師填得滿,沒有人敢告訴我們我們是哪裡來的。

滿天神佛的宮廟、樂善布施的小乘安你心佛、各式各樣的禮數儀式、祖靈等等多到不勝枚舉,沒有人能告訴我們我們又將往哪裡去。

政府像是個天大的騙局、十個人操著十一種口音而且溯本其源會發現這些口音全部都是外國人的語言(如果我們自己真是一個國家的話)、我們引以為傲的繁體字從各種角度看都像是外國的前朝用字。

一個霧社事件左寫右寫總是寫不出一個全貌來,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接收到的資訊、被傳承的人生經驗、親身體驗到的經濟模式、連動亂都要事先經過申請的微妙統治、我們像是一間大型實驗室中的樣本,是的,我們就像是樣本,攤開來看我們除了編號和承述對他們而言什麼都不是。

這裡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歷史、可是他們很少有共同的歷史,這裡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文化、可是他們很難找出共同的文化,這裡的政府很像是辦家家酒、如果這也稱得上是政府而不是資本主義團體的話,這裡的人使用的語言很豐富、可是共同的語言和文字是跟外國人借來的,如果我們真稱得上是一個國家的話。

我沒有開玩笑,我出生的地方,真的找不到一絲歸屬感,所以我只好大啖統一布丁、義美泡芙、阿彰肉圓試著努力讓自己感覺到自己是這個社會的一分子,假裝關心核四燃料棒不知道該塞在哪個游泳池、假裝相信全球氣候變遷我們匹夫有責幫忙節能減炭短少民生用電真的有用、假裝害怕填充少量二氧化碳會引發地震、假裝生氣我們領22k會餓死完全不幸福。

可是不論我如何努力,我始終找不到一絲 歸 屬 感 ,其實仔細想想,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


--
"sin excepcion, llegaremos al mismo lugar."

Chris Sung @ taiwan, taipei.
+886 921804383 (24HR)

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廢柴人][chRis][嘴炮] 論去愛在簡單困難之間


沒有那麼困難、沒有那麼簡單。

愛情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的,你只要喜歡他、單純的喜歡他就夠了,甚至他不喜歡你也沒關係,你只要能繼續那麼喜歡他,那便是愛情了、你就擁有愛情了。

但是維持關係就和愛情是兩件事了,維持關係你需要承諾、信任、取捨、經濟基礎、思考、決策、安全感…之類的。要向外發展、也要向下紮根,是一種很不感性的事情,你計畫、你努力、你付出、你實踐、你照進度完成它,透過約定、承諾、束縛、經濟關係,就算沒有愛情你也能維持一段關係。

成就一個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除了以上所說的計畫、努力、實踐之外你還要附帶著卓越的道德觀念和正面的教育價值,為了成就一個家你會拋棄夢想、會拒絕誘惑、會痛失一些友誼、會錯過一些機會,但最後你終究能成就一個家。

有些人一輩子心中都帶著個缺憾,可是他成就了一個家;有些人為了一時之快,最後終於破碎了一個家;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羨慕別人有個家,但他始終不敢去有個家。

問問自己,你想要的人生該要如何完整,有時候其實答案只是很簡單的去找一個你喜歡的人、維持一段關係、成就一個家,就是這樣簡單的人生目標而已,有這麼難嗎?

事實上,我覺得這個問題該是這樣問的:「有那麼簡單嗎?」


--
"sin excepcion, llegaremos al mismo lugar."

Chris Sung @ taiwan, taipei.
+886 921804383 (24HR)